您的位置: 首页 > 消防文化 > 消防史话
妈妈的火烧饼
来源 中国消防在线    发布于 2016/6/29 14:33:41    作者 零时网络    有24人阅读

 “把爱全给了我,把世界给了我,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,多想靠近你,告诉你其实我一直都懂你……”每当听到满文军的这首《懂你》,我的心头就会涌起无限温暖和伤感的情怀。优美的旋律,感人的歌词,总会把我的思绪带回相距万里、相隔二十多年的家乡临海——透过悠悠时光的迷雾,我看到满头青丝的妈妈站在烧饼摊边,满身面粉和炭灰地忙碌着,而旁边小木凳上站着的年幼的我,正在用稚嫩的童音甜甜地吆喝:“火烧饼!火烧饼!香喷喷的火烧饼!”

爸爸过世得早,二十多年来,妈妈就是靠着在小巷口做火烧饼、卖火烧饼,拉扯我长大,供我念书——从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直至毕业,我不知道这一切妈妈是怎么做到的,但她的确是做到了。让妈妈的双手很粗糙,粗大的指节,指缝里总夹杂着白色的面粉和灰黑的煤渣。她总是一边手脚麻利地和面粉做火烧饼,一边大声吆喝着招徕顾客,而我则在一边用一把蔑编的扇子使劲地往炉门口扇火。火星和煤渣飞起来,落在妈妈杂乱的头发上,落在妈妈沾满面粉的双手上——构成了我心中最美最温馨的一幅图景。

妈妈的脸被炉火映成了褚红色,时间长了,那层褚红就再也没有褪去过。她长年穿一件白大褂,白大褂上有两个口袋,那是放钱用的。一只火烧饼5毛钱,如果要加肉,就加钱。馅是霉干菜肉馅,卖的时候,妈妈会问馅里要不要葱、胡椒、辣椒粉,随买主的口味包好馅后,用手掌压平,两边沾上水,迅速地粘在炉壁上。火烧饼的生意早上最好,烧饼摊边总会围了一堆人等着烤好的火烧饼出炉。烧饼摊是临海人的麦当劳,有谁家的孩子上学要迟到了,来不及吃饭了,就近找个烧饼摊,抓两个烧饼就走,就着几口矿泉水,飞奔到校门口,一顿早餐也解决完了。

夏天天亮得早,妈妈四点半就得起床,和面粉,剁馅,生炉子,用一个手推车把半人高的圆柱形大饼炉运到巷口,开始她一天的“生活”。生活是艰难的,为着她唯一的女儿,妈妈天天如此。年幼的我过早懂得了人间的艰辛,放学后,从来不贪玩,总是守在妈妈身边,帮她一起收钱,招徕生意,见人就招呼:“奶奶,要烧饼吗?”“伯伯,要烧饼吗?”“姐姐,要烧饼吗?”甜甜的小嘴就像个活广告,广播个不停,因此也得了个“烧饼囡”的外号。

除夕夜,别人都在温暖的家里,亲友围聚一堂,吃年夜饭,看电视,也许还喝点酒,而妈妈却还穿着她那四季不换的白大褂,在风中吆喝,希望能多买出一个饼,好为女儿积下来年的学费,旁边守着她的烧饼囡,娘俩偎在一起亲亲热热地说着话。冬天天黑得早,一忽儿就灰蒙蒙的了,小巷里行人渐渐稀少,我们就忙着收摊子,准备回到我们狭小而温暖的家。绚烂的烟花升起来了,把小巷里推车回家的一高一矮的身影拉得很长、很长……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了我们娘俩,又仿佛满天的烟花,都是为我们两人而绽放,那真是人间最美最美的一幅图景!

二十年的时光能改变多少?时光像一把刀子,在光洁的脸上雕出生活的沟壑,让满头青丝变成雪白的瀑布。岁月的磨砺,让妈妈明显地衰老了,而我,昔日守在妈妈身边乖乖的“烧饼囡”,己长大成人,在这个世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。亲爱的妈妈,因为工作原因,作为您唯一女儿,却不能守在您身边,而让您过着孤独的晚年生活。对此,您好像从来也没什么怨言,只是叮嘱我好好工作,吃好穿好,不要舍不得花钱。“妈妈现在每个月都可以从社保拿退休金呢,你寄来的钱,我都存着,以后给你当嫁妆。有没有遇到合适的男孩子?带回家给妈妈看看!女孩子岁数大了可不行呢。”听着电话那一头,妈妈长长短短的唠叨,我的眼圈红了。儿行千里母担忧,儿女永远是母亲心头的一块肉啊。妈妈,我最亲最爱的妈妈,女儿就像那天上的风筝,无论飞多远,飞多久,线的那一头,总是拽在您的手上;妈妈,我最亲最爱的妈妈,无论时光飞逝多远,世事发生怎样的变化,我永远都是那个依偎在您身边的、乖乖地的、懂事的烧饼囡。

站内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