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消防文化 > 消防史话
火 魂
来源 中国消防服务网    发布于 2010/7/13 16:12:58    作者 零时网络    有1129人阅读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(散文)李登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火魂,那双燃不尽的眼睛
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高悬于天地之间,依然灿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 绵延不断,一直照 耀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我们的生命——
    梦见了父亲,梦见父亲推开小屋的栅栏,提着水桶、锄头等简单的灭火工具,冲进了黑夜。远处,火光映 红了天际。
    梦见父亲走了,在那个火光冲天的夜晚,穿着那身草绿色的旧军装。父亲窗口的灯光熄灭了,可我看见, 所有的灯却都在为他亮着。
    父亲当了五年的消防兵,复员后又回到了山村。村里人常笑父亲只知道打水枪,不会打真枪。可我看见, 父亲谈起在消防队当兵的那些日子,疲倦的脸上却常常透着压抑不住的得意和自豪。
    父亲回到村里后,一面劳动,一面当起了义务消防宣传员。他经常自费搭车到县里找消防队拿消防资料, 按照消防队的部署,在春、秋两季防火期内,在村庄、学校进行多种形式消防宣传,还利用板报、消防科普图、《消防安全手册》,在乡政府门口进行宣传,并结合 大量家庭火灾实例,声情并茂、生动形象地讲解如何预防火灾,火灾发生时的应急措施,以及火灾中的逃生、自救等技巧。每次出板报用的板浆、粉笔、尺子都是父 亲自己买的,出每期板报前他都要浆一遍黑板,仔细编排版面,认真书写每个字。他出的板报内容丰富,样式新颖。父亲平时出门时都要拿一个小提兜装上消防常识 资料、《消防安全手册》,一有机会就做宣传工作。
    周围的山林常常发生火灾,由于扑救不及时,往往酿成了大面积灾害。在父亲的奔走和号召下,乡里成立 了民间消防队,父亲当上了队长。哪里有火灾,父亲就带着这支民间消防队奔向哪里,有时竟然几天几夜不回家。
    母亲身体不好,长生 卧病在床。父亲又当爸又当妈,辛苦至极。一个秋夜,我烧得厉害,父亲灭火回来后,抱着我坐在床上,一夜没有入睡。可早晨父亲又奔向另一个火灾现场去了,直 到晚上才浑身湿透、满脸黑灰,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。我再度发烧,父亲抱着我,良久,我感到有冰凉的泪水滴在我的脸颊上,于是我滚烫的脸上也有泪水在流淌。
    父亲慈爱,却也严厉。在那个寒冷的冬夜,一个被父亲从大火中背出来的人,趁父亲不在家送了一盒精美 糕点,我因太饿便拆开吃了。父亲回来听说后,脸像外面的夜一样黑得可怕。我怕父亲责罚我,就躲了起来。父亲到处寻找我,焦急地呼唤着我,我从柴房里跑了出 来。父亲一把搂住我,抚摸着我。可最终父亲还是处罚了我,并重新买了一盒糕点送还回去。
    父亲是在他四十五岁的时候走的。走的那天,村里的一户人家突然起了大火,这户人家隔壁就是村小学, 火借风势,风助火威,大火长长的火舌很快就卷到了学校的屋檐上,木制的门窗、横条迅速噼啪地燃烧起来。父亲一面指挥大家泼水救火,一面冲进小学,把还未逃 出的小学生一个一个背出来。突然,一根燃烧着的粗大的横条垮了下来,一下子砸在了父亲的头上……
    待我带着满头大汗赶到时,父亲正静静地躺在学校前的操场上。草绿色的旧军服已被烧得面目全非,头发也全部烧焦了,脸上脚上全是黑屑和已凝固的 血……
    那场火,成了我一生一世当中最大的一场火……
    父亲带着对生命无限的爱去了。父亲用自己的生命,点燃了黑夜所有的灯,用生命使防火的警钟长鸣。父 亲将他火一般的灵魂留给了我们,我和弟弟继续接过父亲留下的灭火工具,继续奔走在各灭火现场。熊熊烈火中,我看到父亲的仍然风一般在火中穿梭,火焰在父亲 的脚下越来越小......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作者简介:李登求,安徽省作 家协会会员,太湖县文联主席
站内搜索